這是發生在六十年代的亂倫情

    “……男人和女人睡覺怎麼不老實呢?”馬氘手伸進翠玲胸前衣襟里要摸奶

子,“扣子都不解,衣服都讓你抻壞了!”翠玲沒好氣的埋怨著,替兒子解開衣

扣,拉下胸罩。馬氘就橫躺在媽媽兩腿上,屁股坐在媽媽兩腿間的小板凳上,整

個人就躺在她懷里。兒子一會摸摸左奶一會摸摸右奶,弄得翠玲渾身躁動不已。

    這時天色已漸漸昏暗下來,廚房里  的響著爐子上要燒開的水氣聲,暖融

融的讓人昏昏欲睡。娘兒倆就坐在爐子邊講著常人倫理難以接受的悄悄話。

    “男人和女人睡覺,男人身上的馬雀就會被女人吸到肚子里去,然後女人就

咬他馬雀,一直咬到馬雀吐出水來。”翠玲說著說著就禁不住的冥想起真實的情

景;‘一個碩大的雞巴挺在兩腿間,她開腿間的肉,肉棍慢慢地插進來,有點

涼蔭蔭的陰睫頭滑過陰門,一下就蒯到底!她也使勁把淚心一夾!這時,倆人都

會快活的泌放些淫水,他再一抽,整個玄頭就潤滑了,接下來……’她不禁打

了個寒顫,渾身一抖,下身又泌出一泊淫水。她又想起;前幾天的一個下午小肚

子突然漲了起來,女人的尿是說來就來,她趕緊就在工地磚垛後面脫下褲子撒了

泡尿,剛撒完正蹲著那兒一下一下的夾旁,擠著余尿,就聽見木工隊隊長家友一

邊跟別人說著話一邊走到磚垛邊來,接著就傳來撒尿的漵漵聲,當時隔了幾垛磚,

家友沒有發現她,她透過磚縫剛好能看到他撒尿的雞巴,家友的雞巴比自己男人

粗大許多,陰睫頭紅紅的而且包皮外翻,這樣的雞巴插進來都不要動手拶兩片淹

皮,撒出的尿也出好遠,射精肯定有力。她想;這樣的大雞巴要是在我摑里搗

幾下,那是多帶勁啊!而且射精肯定會 的旁心子舒服不已!她一直瞅到他尿完

最後一滴尿。聽著男人遠去的腳步聲,她蹲在磚垛下把自己淌頭揉捏了好一陣子,

這幾天心神不寧、煩躁亢奮,腦海里都被他的大所佔據,弄的整天褲襠里頭一

直濕答答的。

    “那咬得疼不疼呢?”馬氘有點不相信。

    “疼。”翠玲笑了起來。

    “那你和爸爸睡覺,他也會把馬雀放進你肚子里嗎?”馬氘朝翠玲肚子上靠

緊。

    “嗯。”馬氘發現媽媽乳頭硬了起來。

    “那你還咬他嗎?”他突然記起;經常是媽媽在床上哼哼。

    “咬!我咬他他還會快活呢!”翠玲一把緊緊抱住兒子情不自禁的使勁勒了

他一下。

    “那我和你睡覺呢?”他看著她“小東西,你那麼點大的東西怎麼弄?”她

閉起眼。

    “媽,你說‘什麼東西’怎麼弄啊?”馬氘心里明白又有點不明白;‘把馬

雀放進肚子里和大小有什麼關系呢?!’他又把媽媽上衣掀起來用嘴嘬著乳頭。

其實他知道;只要爸爸一回家,晚上他倆就會把床弄得直晃悠。自己經常這樣被

他們搞醒!不過,近來他對他們的干擾不但不厭煩倒反而很感興趣,這幾次他們

弄的時候,馬氘倒想認真的觀察個明白,尤其現在,一聽到他們聲音和床的晃動,

雞巴就會硬起來,漲漲的又快活又難受!可是,偏偏聽不了一陣就恍恍惚惚的瞌

睡的不行!不知不覺的又睡著了。

    “不要用嘴—髒!”翠玲抖了起來。

    “媽——,”馬氘假裝不耐煩。

    翠玲把頭靠著兒子認真的說︰“噯!你呀,你這個小東西,等你長大了你就

知道怎麼弄了。不過,那時候你就不會跟媽這麼親了。”她順手在兒子褲襠摸了

一下,吃驚的發現兒子勃起的雞巴已經和他爸爸差不多大了!就是細細的。

    不由得心里暗暗一陣欣喜……。

    “我知道!”馬氘丟下媽媽乳房站起身。

    “你知道什麼?”翠玲也跟著站起來;‘喲’兒子已經長得快跟自己差不多

高了。十四歲,已經發育哪。

    馬氘把她一抱。

    翠玲感到兒子硬挺的陰睫頂在自己下腹顛跳起來。

    “像爸爸一樣壓在你身上一下一下的頂。”說著就用自己陰睫朝翠玲肚子上

頂著。

    翠玲感受著兒子陰睫的硬度和長短。

    “媽,你說我講的對嘛?”馬氘對著媽媽嘴伸進舌頭。

    “你說呢?”翠玲品咂著馬氘舌頭,她想試試兒子性能力。

    “媽,我還能像爸爸一樣壓在你身上……啊!”馬氘也品咂著媽媽伸進的舌

頭。

    “不能。”翠玲嘴上說‘不’卻暗暗的挺起下身冽開大腿,讓自己柔軟的陰

部包容著兒子頂來的硬挺雞巴。雖然還隔著衣褲,卻已經能夠感受到兒子頂來的

力量了。

    “為什麼!?”馬氘隨即就緊緊貼在媽媽下身這個部位頂揉起來,雖然還隔

著衣褲,還是很快活的。

    “為什麼這樣頂我?”翠玲享受著自己淌窩子那塊肉承受的一陣陣擠壓。她

發現兒子知道快活了,那根肉棍真夠勁的。

    ……兒子還有些羞怯,他咬著母親的舌頭,猶豫著不知如何回答。翠玲知道

兒子心理承受度還不行,再等一段時間他就會主動提出要求滿足並付諸于行動了。

翠玲讓兒子蹂躪了一陣子,弄的有些精神恍惚,氣喘籲籲、面紅耳赤。

    “為什麼用馬雀頂我?”翠玲發現自己性欲已強烈的被眼前這個小男人挑起

來,性交的欲望急不可耐,要想跨越這道人倫鴻溝只是拶拶腿的事啦!

    “媽,我快活!”馬氘覺得媽媽一直主動盯著問這個問題,尋思︰媽媽是不

是願意讓自己象爸爸那樣……?所以他就大膽的挑明了她提的問題。

    “心肝,媽也快活啊。”說著,她松開和兒子的摟抱,拶開大腿根讓兒子看,

馬氘看見剛才自己雞巴緊緊貼在媽媽大腿褲丫處使勁頂揉的地方,有塊潮濕凹窩。

    “媽,來尿了!”他吃驚的發現那個地方怎麼會潮的。

    “呆瓜,這都是因為你!”翠玲一把摟過兒子︰這時,陰道不由自主的夾了

一下,她感到陰道里湧出一股熱潮,空虛的一跳一跳地癢起來,這一刻好想‘推

逄’啊!

    他試探的、竊竊的輕輕用手在媽媽潮濕凹窩的地方摸了一下︰那里粘粘的、

熱烘烘的還發出一股自己從來沒有聞過的異樣怪味。“哦!天已經黑了該睡覺嘍!”

她無望地站起身想擺脫熾熱的性欲沖動。

    “來,幫媽洗洗。”臨睡前,翠玲涮洗下體,她最近天天要兒子幫自己洗屁

股,她感到雖然是自己兒子但畢竟是個男人,陰部被他胡亂粗魯的蹭幾下倒是蠻

刺激愜意的!馬氘坐在洗腳盆邊上用手抓起毛巾在媽媽屁股上洗起來。雖然,最

近天天面對媽媽白白的大屁股,但這幾天,他感覺特別不一樣!以前,他都是抓

著毛巾洗媽媽前邊皮肉的,今天,他特意在毛巾的縫隙里露出兩根手指,給媽媽

感覺自己是無意間踫到的。他就朝前邊的陰肉里洗過去,其實是摸過去。他發現

媽媽沒有異樣的反應,就放心的繼續下去。當他好奇的摸到兩片厚厚長長的外陰

肉,又摸到一大團細細柔軟的陰毛,媽媽  細喘著氣說︰“兒子快洗啊,你摸

媽哪塊呢?!”“沒摸哪塊啊?”馬氘含糊其詞的慌張結束。

    她也知道兒子的心思就沒有挑明。

    “今晚就和媽睡吧。”翠玲淫興已起。

    “噢!”馬氘興奮不已。

    馬氘上床時掀起被角,看見媽媽一絲不掛的躺在被子里,他夢想著今晚媽媽

可能會像對爸爸一樣對待自己了!他一股溜的鑽進被子里。

    翠玲伸手關了燈就和兒子抱成一團。

    “媽,我也把褲頭脫掉了。”他繼續著自己的夢想。

    “你脫。”她也半推半就的配合著兒子。

    “解過小便了嗎?”一上床翠玲就踫到他已勃起的雞巴。

    “解過了。”馬氘激動、興奮的哆嗦起來。

    “解過了還這麼硬?——你還冷啊?怎麼都抖起來了?”她伸手一把把兒子

攬進自己柔軟溫暖、充滿熾熱欲望的懷里。

    “媽,我最近經常這樣!”他感到自己快要溶化了。

    “你已經開始發育了。”

    “什麼叫發育啊?”

    “發育,就是你想把馬雀放進你摸的這個地方啦!”翠玲拉著兒子手引導到

自己大腿丫。

    翠玲感到兒子的手主動在自己陰阜上輕輕地撫弄起來。

    她等著兒子再進一步的……。

    “你怎麼想摸媽這個地方的啊?”她很舒服,試探著兒子。

    “不知道。”馬氘踫到一堆柔軟滑膩的肉臠,潮濕濕的。他不敢再摸了,他

怕把媽媽弄疼。

    “不老實。”翠玲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和兒子享受的時候。

    “媽,我想壓在你身上。”他突然提出了自己最想的要求。

    翠玲沒吱聲,抱著馬氘的身體一翻,把兒子放在自己身上。

    ‘嗒——嗒,嗒——嗒,’隱約的響起敲門聲。

    翠玲感到兒子硬挺的細細陰睫頂在自己大腿丫。

    ‘嗒——嗒,嗒——嗒,’又是敲門聲。

    翠玲舌頭伸進兒子嘴里。

    “媽,有人敲門。”翠玲感到兒子的陰睫已經踫到小陰唇。

    “可能是你爸爸回來了!”翠玲氣喘籲籲推著還壓在身上的兒子,他卻戀戀

不舍的不想下來了,她輕聲哄著兒子︰“聽話,今晚的事千萬不能跟你爸爸說啊!

媽以後還會讓你這樣睡的!”說著屁股一縮,用雙手推頂兒子下身,兩個緊貼著

即將亂倫的身體分離了。翠玲起身披著上衣,站在門後用褲頭仔細揩掉周圍的

淫液後把門打開。

    “翠玲,是我!”

    她一怔——不是丈夫!

    “翠玲,是我!”

    借著月光她看清是鄰居劉公華。

    “哎呀!”她趕緊閃在門後,她下身還赤裸著。

    “你有事?”

    雖然有些驚慌但她不怕;此人是個單身漢,對女人是很正經的。但對自己卻

一直是很迷戀;本來她對他蠻有好感的。

    就是那天晚上,使她對他徹底改變了態度——那天晚上,她倒尿盆正在樹影

里,他開門走到樹影里掏出雞巴撒尿。她很喜歡看男人雞巴,她便蹲下身躲在樹

叢里,但這次卻沒有看到;想不到他雞巴是那麼的小,掏出來就一個小肉疙瘩,

兩手再一擋……真失望!平時便不拿眼瞧他了。可是,自從發生那次的事後,翠

玲便對他稍微開了一扇情欲之窗(不過,主要還讓他抓住了一些蛛絲馬跡的把柄),

有時還故意讓他佔點便宜。

    那一天深夜他突然肚子疼,實在來不及了,出門便蹲在樹叢里大便(他和翠

玲同住在一排平房里,平房外面有一排樹叢),拉完後,他怕肚子再疼便在樹叢

里又蹲了一會。

    就在這時,翠玲家窗口燈亮了,窗戶打開半邊,只見她赤裸著白花花的身子,

探出窗口,在屋檐下的晾曬架上鉤了一條毛巾、又鉤了一只花褲衩。因為距離不

太遠,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她那對豐滿的大奶子!突然,屋里冒出一個男人從背後

抱住她,而她則回過頭和那男人親嘴!接著,她轉過身和那男人貼緊胸脯!還伸

出像藕段般的胳膊摟著那男人頭親嘴!燈一下就滅了。他驚呆了楞在那里!只到

屋里傳出棕繃床被壓的聲音才轉回神,他連屁股屎都沒顧得擦就朝窗口靠了過去。

    正好,倆人急吼吼的忙著上床窗戶都忘關了!劉公華就蹲在窗戶底下。屋里,

床被壓的聲音、氣喘聲聽得清清楚楚。

    只聽女人氣喘籲籲︰“朝上!朝上搗!快點!”棕繃床被壓的聲音有節奏地

一下一下響起來。女人淫蕩的喘氣聲︰“哎喲——用勁!哎喲——多快活哦!哎

喲——哎喲”

    窗口里又傳出像快速搗漿糊一樣聲音——劉公華還沒有真正壓在女人身上 

過 ,他不明白  還會發出這樣的聲音!不過,他知道這樣的聲音肯定是因為

很快活。如此狂騷的女人!她現在肯定聘著 ,大奶子讓那個男人壓著 呢!他

握住自己雞巴套弄起來,合著屋內淫蕩之聲——好像自己也壓在這個狂騷的女人

身上了!

    突然,遠處過道響起腳步聲!劉公華趕緊躬著身悻悻地離開淫聲浪語還在繼

續的窗口。

    回到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射精,褲頭里全是精液。他有氣無力地躺上床,

軟綿綿的正要睡去。突然一陣吵鬧聲將他驚醒,又是一陣沈重地腳步聲跑過。是

翠玲的聲音︰“抓住他!抓住他!”他頓時來了精神,套上褲頭沖出屋奔向她家

門口︰“嫂子!嫂子!怎麼了?”

    只見她一臉潮紅,頭發散亂,披件男人的襯衫一直拖到大腿根。她見劉公華

來了,上前一步堵在門口拽著他胳膊驚恐地對著他耳朵︰“有人蹲在我家門口!”

她喘氣聲像在性交。

    “干什麼?”他貪婪地嗅著她喘出特別的女人氣息,底下都硬了。“不知道。”

她把男人的襯衫裹緊了些。

    “那你緊張什麼,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一絲亮光從門里透出來映在女人豐

肥雪白的大腿上,他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卻看到大腿根淌下條一明一暗閃著亮晶

晶的水滴,他想可能就是那男人的‘東西’,而自己卻抑制不住的把腿根括約肌

一夾,一股暖流溢出,把褲襠又弄濕了一塊。“嗯——晚上怪嚇人的。”她本能

地把大腿交叉起來。

    “你沒睡覺?”他盯著她臉;能看出來這張臉剛剛經歷了一番雲翻雨淋!他

恨不能馬上壓在這個狂騷的女人身上!

    “嗯——你管我睡不睡覺?!”她心虛的笑著垂下眼。

    “我不管你睡不睡覺,但我好像知道——”他朝窗戶狡黠一笑。

    “你知道什麼?!”她這時才發現窗戶沒有關!

    這時,又有幾位鄰居過來︰“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劉公華趕緊招呼︰

“是小偷,偷了幾件衣服就跑了。”

    “要當心唷!”鄰居勸了幾句就都回家了。

    只剩下他們兩人時,他才發現她那對豐滿的乳房不知什麼時候已輕輕靠上了

他的胳膊。

    “來,進家坐坐,過來幫忙還沒有謝你呢!”翠玲大聲朝門里說著卻輕輕靠

著劉公華沒動。

    “家里睡著人呢吧?!我怎麼坐?”他轉過身輕聲貼著她耳朵講。“不要亂

講哦!”她也貼著他耳朵講。

    他點點頭,忽然一扭頭親著了她那已經靠的很近的臉龐腮幫上。“呀!要死

咯!”她急忙躲開轉身跨進門里,由于轉身過急帶起一陣旋風,吹拂起那件長長

的男人襯衫露出了肥碩的白屁股!喲!她還真沒穿褲頭!他快速跟過去伸手在她

屁股上摸了一把。她趕緊轉身關門,卻夾住了他的手,她就把門留下這麼一條縫,

她站在門里無聲地望他笑,他的被夾住的手無望地對她劃著,僵持了一會後,她

主動的把自己豐胸靠上他的被門夾住的手,他的手隔著襯衫在她胸上摸了幾下,

她瞪了他一眼︰“回家睡覺吧!”說著,推回他被門夾住的手,他又在她胳膊上

摸了幾下,才讓她關上門。

    他自己不知道是怎麼回家的。不過,當他回過神又開始手淫時,突然想,應

該到她家窗戶下再聽聽她的淫聲,他脫下鞋子走到門外。發現她家燈還亮著,門

還掩著一條小縫,透過一絲燈光。他望了一會兒,燈光又滅了。他疑惑了︰這個

女人,怎麼又把門留一條小縫呢?是不是她怕我去偷聽來監視我的?那她也用不

著開燈關燈啊!他躊躇又等了一會兒,刮來一陣風,在黑暗中隱約又傳來熟悉的

棕繃床被壓的聲音。“要死!這個騷女人!又忘了關門了!”。他三步並著兩步

走到翠玲家門前;門果然大開著。屋里,女人喘氣聲、棕繃床被壓的咯吱咯吱聲、

還有她兒子‘磨牙’聲都清楚地從門縫傳出,他趕緊進屋關上門,蹲下身。

    翠玲的氣聲話語︰“到現在你還沒泄呢!”

    男人喉嚨里擠出努力用勁的呼嚕聲︰“快了!快了!你把屁股擡高一點。”

即刻傳出快速搗漿糊的聲音,然後是床搖晃起來的聲音。

    “哎喲——用勁!”女人肯定快活起來了。

    劉公華悄悄地爬到房屋里間門口,慢慢地擡起頭順著聲音張望過去;雖然屋

里很暗但仍然能蒙蒙朧朧的看到床上兩個白呼呼的肉體堆疊一起,相互瘋狂地扭

動擠壓著,上面肉體一起一伏的壓著下面肉體,‘搗漿糊’的聲音從這里傳出。

    他從來未曾見識過這樣淫欲浪蕩的場面,被刺激興奮的渾身直抖,他握緊自

己雞巴套弄起來。

    突然‘ ’的輕輕一聲響,床上的聲音也突然停止。過一回傳來翠玲輕輕笑

聲︰“又一根棕繃繩被我們壓斷了!來,朝邊上挪挪。”所有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女人喘口氣就呻吟一聲︰“哎喲,哎喲……。”

    劉公華又悄悄地爬近床邊;隱約看到一個瘦瘦的男人身體整個壓在翠玲身上,

男人身下露出三只腿腳相互纏繞著。

    他又更靠近,差一點踫到翹起的一只腳;這只腳正彎曲著腳指頭顫抖著。順

著這只腳他看到翠玲正搬著自己一只翹起的大腿被男人壓著。劉公華把頭湊近;

上下兩個屁股正火熱的粘纏揉磨著︰上面的屁股顫抖著一下一下往下壓,下面的

屁股顫抖著一下一下往上送。還能聽到‘搗漿糊’的聲音在這里激烈響著,散發

著一陣陣酸臭味。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男人的屁股壓下去不動了!

    “多快活哦!多快活哦!”床那頭傳來翠玲的聲音。劉公華想;‘這一刻肯

定是在翠玲聶里泄注精 呢。’床還在咯吱吱的微微抖動,兩個堆疊在一起的肉

體還難舍的扭動著,壓在上面的男人屁股還不時往下壓著,不過幅度越來越小…

…漸漸的就不動了。不久就發出沈睡酣聲,他們都睡著了。

    劉公華也泄下了一灘精液。

    劉公華把臉湊近翠玲大腿根,由于太暗實在看不清楚,只嗅到一股酸味和汗

臭味,劉公華實在忍不住了便伸手在翠玲屁股摸了一下,她沒反應。他便順著翠

玲屁股摸了下去,終于摸到翠玲潮濕的旁潑祥,男人雞巴已經軟縮,蔫蔫的歪搭

在潢洞口邊。他用食指插進女人洞口,她還是沒反應。他就又摳深一點。女人猛

然一抖︰“又能了?!”翠玲的喃喃氣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