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每个早晨都是这麽的喧嚣,树枝上的鸟鸣,楼下小广场上大妈们舞剑的配乐,还有推着小三轮收废品的吆喝。太阳懒散散的把光丢在阴凉的角落里,将那儿的一丝灰暗彻底的赶出人们的视线。似乎是很普通的一个早晨,忙碌,而又安详,唯一不同的仅仅是没有赶着去上学的学生而已。今天是周末。

  「小乐,我和你爸出去逛街了,你起来记得吃饭,盖在锅里呢。」屋子里先是一片安静,随即响起懒洋洋的声音,「知道了,妈。」铜铃般的声音煞是好听。

  似乎是不放心,原本都开了门准备走的妇女又折回来,敲敲屋门:「小乐,记得吃饭啊,早饭很重要的,你看你,这麽瘦,以後怎麽嫁人。」未等屋内有反应,就听一个浑厚的男声:「走吧走吧,好容易放假,让她睡吧。」女人还很是不忿,责怪他:「就宠她。你看她瘦成什麽样子了,哎,想当年,我身材多标准。」男声似乎很是无奈,「那是那是,走吧,一会赶不上车了……」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撒在床上,被子已经叠好,只是我们的女主人还斜斜的躺在上边,似乎很是心事重重。「我真的很瘦麽?」小乐一骨碌从床上爬下来,跻着拖鞋跳到墙角的镜子前打量自己。

  镜子里的女孩柔顺的头发披在肩膀上,明亮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当真称的上吹弹可破,她小鼻子一皱,呀,痘痘!!仔细的凑上去看看嘴角,呼呼,还好不是。长的脖颈让人很有一种上去咬一口的冲动,尤其是微开的领口,露出一片雪白,手拂过自己的锁骨,似乎是想起什麽事情,脸上浮起一片红晕。小乐轻轻转转身子,小呢子短裙随着小飘了一下,似露非露间春光无限。过膝的白条纹黑袜,将自己的小腿包裹的严严实实,但又让人一目了然,怎一个细字了得。裙子和黑袜间露出的一截白腿,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小乐似乎很是苦恼的坐回到床边,两条细长的腿微微的靠着伸直开来,她盯着镜中的自己,似乎有几分泄气,「为什麽怎麽吃都不能再胖一点点呢?腿这麽细,哪儿来的性感可言啊!」她的眼前又浮现起英语老师穿着一身职业装,尤其是长长的美腿被包裹在肉色丝袜里边,一步一步在教室里走动时他的眼神。

  「哼!那个白痴。」随即又想起他的手,每到那个时候,他就会把那双弹钢琴的,有着细长而灵活的手指的手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想到这麽,小乐仿佛感觉到自己腿上真的又被他的手搭了上来,那麽真实温柔的轻轻抚着,浑身仿佛被电流流过。

  「讨厌,那个坏蛋!早知道第一次伸过来的时候就该义正言辞的警告他,最好告诉老师,还要让他家长来,对!还得让他给我道歉。」小乐满脑子的浮想联翩,似乎看到他在自己面前很是丢脸的低头认错。

  「哼,让你得寸进尺,让你还这麽拽,对人家不冷不淡的,气死人了。」「可是,我上边身材很好啊。」小丫头的思维总是这麽跳跃,很快又转回到镜子里的自己身上。

  她轻轻的托了托胸前,满目的雪白,「虽然赶不上二班的那个花痴,但是甯宁说我瘦,更显得大呢。」她小心翼翼的拨开点棉质小衣的扣子,轻轻碰了碰,那团肉很乾脆的随着指尖的挪开弹了回来。

  「很软呢,那个猪,上次都没亲……」羞人的念头一闪,满面的红晕就爬上了小脸。

  「哎呀呀,不想了不想了,吃饭。」小乐快速的整理了下衣服,推门出去吃饭,留下一屋子的香味在这个青春少女的闺房里。

  周末的时间总是这麽的快,不过,我们的美少女小乐可不这麽想,这不,星期天晚上,她就正在床上辗转反侧,明天就是周一,可以见到他了,而且还有……小乐感觉自己很口渴,似乎是内心的一些火辣在影响自己,翻个身,从被窝里伸出一只白藕般的手臂,抓过水杯来喝了几口,依旧没有什麽效果。

  小乐有些气恼,本来是想早点睡觉,这样,时间会过的快一些,然後一睁眼就到上学的时间了,可是往往事与愿违。

  爸妈屋子里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俩人似乎在说什麽悄悄话,连带着有些别的动静,小乐偷偷听了听,赶紧把注意力转回来,「那可不是好孩子该听的……再说了,才9点,他俩也真是的。」小乐似乎为自己的念头感到不好意思,拧开了床头灯,从被窝里坐了起来。

  可爱的粉红色睡衣有些走光,甚至第一颗扣子开了,不过她毫不在意的探身出去,从桌上抓过自己的小笔记本来。

  有几分期待的点开小企鹅,他在!小乐有点高兴。

  「干吗呢?」「没干嘛。」那边的回应有点慢,过了好大会才过来。

  哼,真是的。小乐有点好奇,发了个视频请求过去。半晌没有回应,小乐有点瞎想:「是不是他也在床上,也是没穿衣服的半靠在床头跟我聊天呢?」想到这儿,小乐有点後悔发视频请求了。

  正在小乐准备取消视频请求的时候,接通了。

  那边的视频视窗里出现了一个赤裸的上身,原本健康的肤色在不大的光源照射下呈现出几分暗淡,仅仅露出半个脸,却正把性感的嘴唇显露在萤幕上,几块腹肌很是扎眼,小乐有些不好意思。

  「你怎麽也不穿衣服。」她没敢说话,还是打字。

  对面似乎说了句话,不过小乐没开声音,赶紧打字到:「家人都睡了,我不能说话,你等等我拿耳机。」插上耳机,对面传来很好有磁性的声音:「都打算睡觉了,当然脱掉衣服了。」「你刚才反应这麽慢,干什麽呢?」小乐想赶快岔开话题,她觉得自己的脸都红了,希望灯光这麽暗,对方看不到吧。

  「想看麽?」他笑了笑。他笑的时候嘴角总是很酷酷的一撇,小乐最受不了他那样邪邪的笑了。

  「嗯。」「看是可以,但是不能中途退出,要看,就得看完。」小乐有几分不安,不过还是好奇占据了上风。对面发过来一个网址,小乐很直接的点开了。似乎网路很慢的样子,半天没有反应。

  「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下半身是我的,你不许碰。要明天留给我!」小乐一愣,还没来得及辩解什麽,网址打开了,是个视频,而且自动播放了。

  小乐很想关掉,她已经把声音调到最小了,可是里边「嗯嗯呃啊啊」的声音还是钻进自己的耳朵里。她觉得自己一阵燥热。那是一段视频,估计是日本的吧,也就是日本人会这麽变态,小乐想。

  片子里的学生摸样的女孩穿着一身校服,短裙的那种,最重要的是,她也穿着自己放在床後头的那种中筒袜,黑的,带三道白条纹,而且腿也好戏好戏。估计原本就是很辛苦支持上身的腿,现在更是没有力气吧,因为她的短裙里伸进去一只手,虽然打了马赛克,但是还是很明显的看出,那只手在她的私密处大肆侵犯。

  小乐感到一阵无力,燥热似乎又加剧了。「你怎麽看这个!」「嘿嘿,後边有更好的,你看看他们是在哪儿。」小乐目瞪口呆的看着视频。

  天哪,他们竟然就在一个超市里,甚至旁边还有买东西的人,还很诧异的看着他们,然後似乎见鬼一样的躲开。天,怎麽会不躲开,在那种地方!!小乐简直无法相信。她感到下身一阵酥麻,两条腿在被子里使劲缠了几下:我这是怎麽了,羞死人了。

  小乐想拿滑鼠关上,耳朵边却传来他的声音:「是你自己要看的,要看,就得看完。」他在那边盯着我呢!嘴角还带着那样的笑。小乐简直快受不了了。

  她颤抖着伸手打字,却连错了好几次:「你,怎麽自己在家看这个。」「你如果能来,我就不用自己一个人看了。」他很玩味的说「不是说这个……」小乐听着耳机里的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嗖的钻进自己的身子里,化作一团火焰。

  「解开你的第二个扣子。」小乐像是被施了魔法,颤巍巍的伸手去解开,两个白兔在怀里若隐若现。

  「你想干嘛。」「我想看看它们。」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些喘息。原来他不是没有看见自己的啊,小乐心里掠过几分高兴。

  「照我说的做,明天我让你开心。」他似乎忍了会,终於又开口了。

  小乐偷偷看视频,视窗里他的腹部轻轻起伏,她有一种被肯定的感觉,仅仅犹豫了片刻,就打开了耳机上的麦克,「你,你要怎麽?」「我要你伸出腿来,穿上袜子给我看。」小乐很明白他的喜好,可是自己下半身只穿了小裤裤,就这样伸出来穿袜子吗?

  她犹豫了好久,轻轻的摘下耳机,把笔记本的摄像头转向墙的方向,这才下床。

  隔壁房间里有些吱吱呀呀的声音,她瞬间羞红了脸,赶紧到床後头拿过袜子,很仔细的穿上,幸亏是夏末,天气适宜,不冷不热。

  她把笔记本放在被子上,调整了下,然後靠着床头半躺着,把穿了袜子的细腿稍微内收着支在前面,然後戴上耳机,那个网页里视频已经进行到如火如荼,女孩靠在放饮料的透明冰箱上,两个硕大的乳房紧紧贴在玻璃上,单腿站着,男子架着女孩的一条腿,从後边一下一下的冲击,那女孩发出更加刺耳的喘息与呻吟。

  「解开睡衣扣子,我要看你的肉头。」小乐几乎无法呼吸,她听得出耳机里传来的喘息声不止是视频里的,窃喜驱散了一些害羞。

  睡衣扣子被自己解开,两个白兔蹦了出来,稍微的颤抖了几下,小乐感觉自己就好像赤身裸体的站在大庭广众下,乳头几乎同时立了起来。那感觉,是自己从来没有过的。

  耳机里的声音几乎同时大了一些,小乐几乎窒息,悄悄的说:「你,你看吧。」「过来一点」小乐托着自己的乳房向前凑了凑,他原来也想看的。

  「抱着你的腿。」小乐楞了楞,还是照着做了,她做起来,把乳房紧贴在大腿上,乳头和袜子有点摩擦,她感到一阵阵电流。她还能感到自己的下边也暴露在摄像头的范围内。

  耳机里的声音有些颤抖,「揉你的乳房。叉开腿。」他似乎有些兴奋。

  小乐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她叉开腿,用手抓住自己的乳房,不自觉的从嗓子里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嗯……」天啊,我还从来没过这样的经历,这麽暴露在他的面前,而且还这麽放荡的自己揉,她觉得自己的下边有些痒,还有些湿湿的感觉。

  「抓住你的乳头。」小乐在他说之前就已经捏住了乳头,似乎是对那种燥热的缓解,她很迫切的抓着乳头捻了捻,似乎不过瘾,手顺势向下滑,我在做什麽,我怎麽可以这样,她迷失了自己,玉手在平坦的小腹上划过。

  正在这时,耳机里传来他的声音,「下边是我的,住手。」小乐仿佛被从睡梦中叫醒,迷茫的抬头看向前方。

  「今天就到这里吧。」他关掉了视频。

  小乐茫然的坐在那儿,也不知道是怎麽了,视频里那对男女是战斗已经接近尾声,男子把白色的东西都喷射在女孩的脸上,女孩还很开心的向着镜头笑………高中的学生们都是那麽有活力的,成群结队的女孩叽叽喳喳的从身边走过,还有大胆的男生冲着小乐吹口哨,作为高二的学生,小乐可以不必像高三生一样急急火火的早去教室多做几道题,也不必像高一的新生担心去晚了被老师罚站,小乐可是好学生,老师眼里的尖子生,就算稍晚一点也是会被和颜相对的。

  不过小乐并不开心,很没精神的晃荡着,昨天晚上的事情让她心里很不安,不知道该怎麽办。直到和她关系甚好的甯宁从後边跑来拽上她,才很无奈的朝教室走去。

  小乐依旧穿着过膝的白条纹黑袜和小皮鞋,头发用发夹夹了,虽然稍微瘦点,但是很是青春。所以小乐进教室的时候依旧是引起男生的口哨。

  小乐个子高,1米68左右的样子,所以她坐在最後。当然1米68不是坐在最後的原因,作为尖子生,就算她要求坐第一排老师也会让那个1米6的小个子男生和她换位置的。不过坐最後是她的选择,是她要求的。因为旁边是他。

  走的再慢也是要到位置的,小乐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只好站在桌子边等他为她让开位置。他就那麽靠在後墙上,没有动弹,就在小乐鼓起勇气准备开口的时候,他站起来让出空来。小乐小心的挤了进去,装做忙碌的样子整理书桌。

  外边有巡视的老师,於是同学们都赶紧拿出书本装模作样的早读,屋子里顿时被嗡嗡的声音充斥着,老师在门口站了站,扫视了一圈,看到小乐很认真的抱着一本书,很开心的点点头,走了。於是屋子里恢复到半是读书,半是讨论的状态。

  小乐一边捧着书,一边胡思乱想,他怎麽不说话,以前虽然也经常拽拽的装酷,但是一般都会打招呼啊。正在乱想呢,旁边的他凑过来,深深的吸口气,「嗯……昨天有没有听我的话,停住手?」小乐几乎是马上点头,抬头看他,却见一双眼睛带着笑盯着,霎时脸红起来,赶紧低下头去,微不可闻的声音说:「我,我昨天,後来我就睡觉了。」小乐身子一僵,她感觉到了,他的手又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很好。今天我会让你舒服的。」小乐可以感觉的到他的手带着热量,即便是隔着裙子也能感受的到。他把凳子朝这边搬了搬,俩人靠的更近了。

  小乐有点紧张,她抬头看看周围,他们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後门的位置。後门的玻璃已经被上届的学生糊的严严实实,老师即便进来也是首先朝另外一个角落看的。同学们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抄作业,聊天,打闹,她甚至注意到侧前方的甯宁和她的同桌「阿娇」在说悄悄话,阿娇是男生,阿娇这名字是甯宁告诉她的,但是她不告诉自己为什麽叫这个。

  小乐低下头,换了本16开的课本,她感觉到他在她的大腿上来回抚摸。他把小乐的腿轻轻抬起来,准确的说是引导着她,架在自己的两腿间,小乐的膝盖几乎顶着他的那儿。

  小乐现在的坐姿很别扭,她的腿朝左伸过去,而自己还得面朝前方,做出学习的样子,还好她身子柔软,虽然别扭,但还不至於难受。

  他的大手在小乐的小腿上来回的抚摸,他喜欢小乐穿那样的黑色过膝袜,小乐感觉到有一股股的暖流在自己下身流趟,苏苏麻麻,几乎要呻吟出声来,她赶紧念了几个单词。

  他察觉到他的异样,凑过来说:「你的乳房真大。」小乐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她把左手探下去,抓住了他的手,他的手指那麽灵活的在自己的小腿上划过,让她难受。

  「别,别这样,一会要下课了。」他反手抓住小乐的手,小乐挣扎了几下,最终放弃了。

  「给你摸个东西。」他的气息喷在小乐的脖子里,很痒。

  小乐正要躲开,却发觉自己的手抓到了一个圆柱状的物体,瞬间羞红了脸。

  她隔着他的裤子也可以感觉到那儿的坚挺与火热,她不敢动,这还是第一次抓住这东西呢。

  他用力握了握小乐的手,然後自顾自的又转移到小乐的腿上。小乐抓着那东西,半天没敢动,心里翻江倒海,有些害怕的又扫了一眼教室,还好,都没注意到他们俩。

  她甚至看到阿娇的手不知何时覆在了甯宁的乳房上,还揉了好几揉,甯宁有些害羞的推开他的手,俩人打闹起来。

  小乐鼓足勇气,刚想动一动手,就听外边「铃……」,屋子里顿时热闹起来。

  小乐赶紧收回手来,他又在她的脚上捏了两捏,才放她收回。

  小乐飞似地跑进厕所,褪下小裤裤,发现那儿已经湿了一小片,还好带了卫生巾,虽然不是来例假,但是吸水总是没错的。磨蹭着到了打铃才回去,看到他还是那麽笑着看自己,很是气恼的锤了他一下,才进到自己座位。

  整整一上午,小乐都感觉自己的下边湿乎乎的,心里更是乱乱的,什麽东西也听不进去,老师还以为她病了,很是关心的过来关照了一番。不过,他也整整一上午没有什麽动作,让小乐心里又生出几分埋怨。

  中午和甯宁去吃饭的时候,小乐很是好奇的又问甯甯阿娇这名字的含义,甯宁依旧涨红了脸不说,只是把话题拉扯到她和他的身上,让小乐娇羞不已,也就不再追问。回到教室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座位上了。小乐原本想和甯宁再聊会天的,无奈阿娇也在,於是甯宁很重色轻友的把她抛弃了。

  小乐有几分赌气的趴在书桌上,他把手伸过来几次都被她拍了回去,不过终究没有坚守住立场,当他悄悄的抓住自己乳房的时候,小乐只感觉到浑身乏力,再也没力气去拍掉他的手了。

  他的大手隔了乳罩在自己的胸前肆虐,小乐趴在桌上,脸热的发烫,一点也动弹不得,只感觉到一阵的满足感。

  人越来越多,有人过来找小乐借东西,他只好把手收了回去。小乐瞪了他一眼,不过估计自己现在是媚眼如丝吧,小乐脸红的装作整理书桌,没敢再去看他。

  下午只有两节英语课,小乐有些不知所措,一会会怎样?他要是再那样怎麽办?小乐几乎快崩溃了,下边的湿润和体内的燥热让她极具不安。

  那个穿肉丝的英语老师!小乐很是愤愤的瞪了一眼他,他的眼神很专注的盯在讲台上的那个30岁左右的少妇身上,尤其是紧身的制服,细长的高跟鞋,再加上有着不同于小乐瘦瘦的长腿的丰硕美腿,似乎可以听见整个班里男生咽唾沫的声音。

  「她在床上一定很风骚。」小乐恨恨的想,可是该怎麽风骚呢,她胡思乱想着。这时,身旁的手又过来了,他直接掀开短裙,伸了进去,抓住了自己大腿内侧的嫩肉,小乐几乎马上窒息了,他来了!

  小乐的腿几乎马上僵硬了,把他的手夹在中间,不能动弹。他眼睛继续瞄着台上的少妇老师,一边用力的把小乐的腿蹬在凳子腿的横隔上,小乐的腿分的开了。小乐身子僵硬,几乎叫出声来,但是她马上忍住了,低下头去看课本,全身却不有自足的颤抖起来。

  他的手在小乐的小腿袜子上来回的抚摸,不时上移到大腿上,他的每一次上移,小乐的心都好像在跟着加速跳动。终於,他把手放在了小乐的三角地带上,小乐下意识的伸手按住他的手,却意识到自己那儿已是一片潮湿,正要把他的手拿开,他却反手抓住,又放在了他的那儿。小乐抓着那根粗大的东西,感觉它在膨胀,几乎不敢动弹。

  他的手在小乐的三角地带轻轻的抚摸,小乐感觉到百爪挠心的痒,却不敢动弹,他灵活的手指在她小妹妹的位置轻轻挠了两下,只觉更加的湿润了,隔着小内裤都带了些粘稠的分泌物上来,他就那麽轻一下重一下的摸着,甚至还在小心的寻找着什麽。

  小乐难受的几乎要呻吟出声音来,她红着脸,低声的说,「不……不要再弄了……」然而这似乎并不起作用,他摸索着,竟然从小裤裤的边上伸进手指去,两个手指捏住了阴唇,暂态被浸湿,小乐趴下身去,咬住了自己的手背,发出微不可闻的呻吟声。

  他等了片刻,待小乐稍微适应了下,轻轻引导着小乐将小裤裤拨开,小乐把屁股向前坐了坐,她几乎不能自拔了,只想要去承受那种快感。他的手指在小乐的阴户附近捏来揉去,就在小乐要忍受不了的时候,他把一根手指插进了那片泥泞中。

  「嗯啊……」小乐嘤咛一声,感觉到一阵满足,又感到更加的瘙痒……他调整了调整姿势,反着手,让手指在她的阴道里边冲击了起来,他修长的手指微曲,带给阴道更多的刺激。

  小乐强忍着做出听课的样子,下边的水顺着大腿流淌到了地上。他又伸进去一根,两根手指在泥泞里迈步前行,小乐几乎要忍不住了,或许是水太多,也或许是他抽插的速度太快,竟然发出了轻微的啪啪声,他赶紧停住动作,将手指抽了出来。

  此时小乐已经欲罢不能,突然感觉到下边空了,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他不让他走,他邪邪的一笑,把手指在小乐的丝袜上来回蹭了两蹭,这才重又伸了回来。

  这时的小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几乎在他的手指进去的同时就扭动了起来,他也很配合的冲击着。

  「天啊,每次都这样,我受不了了。太舒服了,他的手太厉害了,我要飞了,我要飞了……」小乐的脑海里只剩下之前手里抓住的巨大之物,想像着如果是它插进去自己会多麽的愉快。

  终於,在他用出三根手指的时候,小乐到达了高潮,淫水喷涌而出,将他的手完全浸湿,顺着大腿流淌着,短裙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小乐趴下身去,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已经无法动弹。

  「铃……」放学的铃声响了,不过,我们的小乐估计要等上一会才能回家了。